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杜为政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从写真到写意

2016-04-18 11:49:10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杜为政
A-A+

  五代至宋,进入中国山水画黄金时代。五代乱世,荆浩、关仝、董源、巨然的相继出现,使山水画似乎瞬间成熟了。其实是承接有唐一代李思训、李照道、吴道子、王维开创的衣钵给给振衣而其亮相,让世人惊艳罢了。宋代李成、范宽、许道宁、燕文贵、郭熙、王诜、赵传、马远、夏奎、刘松年、赵葵一波又一波推涌而来,巨匠、佳构是大宋经济繁荣,文运昌盛世象孕育出来的。许多代表性画家那些雄阔壮丽、气势浩荡的全景式山水,在笔墨语言、图式构成、谋篇布局上有着开创性拓展,表现出颇高的造诣和水准,成为中国写真艺术的至高典范,这也是此际盛行的理学举倡内省、格物致知理念深刻影响文化领域的结果。这类全景式山水,穷尽视野,物象丰澹,构图精妙,刻画细腻,生机满眼。写真手段达到了极致。

  任何事物达于极致,便有人思变。宋代山水画,思变者是苏轼。“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作诗必此诗,定知非诗人。”“以真实相,出游戏法。”论王维“诗中有画,画中有诗”。他把“以水墨为最上”的王维从唐代名家中剥离出来,成为水墨写意绘事的鼻祖,是卓有见地的。经他点醒,被宋人发挥到极致的写真性绘画之外,又理出了一条自有源头的清溪,写意性绘画梳理清楚脉络源流,为元代汇聚成浩浩巨流奠定了基础。

  苏轼聪明地选择写意性绘画,也许更接近中国绘事道的本质。老子提出的圆融混沌、形神趣境,是中国绘事道千古不移的法则。不拘形似求神似,游戏笔墨,顺手拈来的细节铺陈,苏轼倡导的绘画文学化淡化了绘形,推重情趣,使士夫文人心灵更趋自由。

  元代黄公望、王蒙、倪瓒、吴镇等写意文人画巨匠对苏轼的见地心领神会。黄公望说,“画不过意思而已。”好个意思而已,画家只要把睹物时的一点感受用笔墨形式表达出来就够了。倪瓒更是用“逸笔草草”,“聊发胸中逸气耳”来概括写意绘画。元代文人山水画更重视表现画人意兴情绪,也就更具有文学趣味。吴镇更认为墨戏之作,乃士夫词翰之余,适一时之趣。为了表现文学趣味,也更讲究笔墨趣味,由阴阳、气韵、点面线条生成的笔墨之美也就具备了可以欣赏的独立性。文学趣味和笔墨趣味也就成了写意文人画的标志。这种标志不是当代某些所谓文人画那样装佯其相贴标签。这种标志是作品内涵透出来的,而不是附加在外表上的。

  从写真到写意,就是从写外物到写内心,这是中国绘事的一次剧变。是从浅表层次向内里层次的探求。这条河流被发现之后,引导人们一代又一代去探寻。你可以不喜欢它在明清近现代的弯曲河段,但它是一个客观存在,不是有人想否定就能被抹去的。依我看来,写意并不像有些人想象的那样已日暮途穷,它乃是中国绘事的主流,尚有许多值得发掘的优势。它与中国写真绘事一样,很值得我们挆颐钓沉,发扬光大。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杜为政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