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杜为政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割裂与赓续

2016-04-18 11:22:22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杜为政
A-A+

  一部中国绘画史如同中国历史一样,自古绵延至今,从未发生断裂,这是举世皆知毋庸置疑的事实。近期为研讨士夫画作家画查找资料,在书店见到几本著述,竟把晋唐宋元从一部绘画史中生生割裂开来,奉为正宗圭臬;而将明清至近现代贬为畸变另类,甚至将青藤、八大、石涛等文人画巨匠当作异类,提醒人们要以“和为贵”为目标,对这些“疯子”、“孤愤者”敬而远之,着实让人吓了一大跳。

  细细读来,终于明白,论者是在为中国画寻找出路。出路就是走晋唐宋院体画行家画所谓“大手笔”的一路;而不能再习惯性地走士夫文人画利家画“小趣味”的路子。依我看来,这种人为割裂传统抑此扬彼的做法,是划地为牢缩减资源的办法,是只要半条腿走半条路。若要谈传统创新之路,行家利家画工文人一个也不能少,画内画外功夫,一样也不能缺。

  论者讲的是晋唐宋元,实则对元代以黄倪王吴为代表的文人画颇有微词,更何况文人画与院体画在旨趣追求上根本不搭界,只是一段元代文人画的勃兴,光芒四射绕不过去,牵进来比较有利。但放在一起,又多少有点不伦不类。

  论者把画工画院体画看成“大手笔”,把文人画贬为“小趣味”,就更令人深感疑窦。画工院体诚有大手笔,亦有小趣味;文人又何尝不是如此?论者以《画继》上的一段论及吴道子李伯时的话为据,就以北宋中期为界,认定绘画性绘画由大手笔转向了小趣味,也是靠不住的。认为此后竟只有《万壑松风图》、《庐山高图》等寥寥数件作品称得上大手笔,就更是值得商榷。

  关键是评定大手笔和小趣味的标准。论者认为,“为配合形象真实再现,使用笔墨以大处着眼,细节部分可考虑也可忽略”,便是大手笔;小趣味的没骨画“笔墨则完全为形象所掩没”,而论及其他泼墨等大写意文人画,则又认为“笔墨反倒淹没了形象”。这就叫人一头雾水。我认为标准应是老子提出的中国绘事道的四个要素即形、神、趣、境,四素俱佳者方为大手笔,其中某一要素胜者为小趣味。以这种标准来析辨,敦煌龟兹壁画、荆浩、李成、范宽、郭熙、徐熙、黄居宷、崔白之画,并非如论者所言“无不是豪放的大手笔”,亦有小趣味;北宋中期以后,更是并非完全“转向小趣味”,李唐、马远、夏珪、刘松年、黄公望、倪瓒、王蒙、吴镇、赵孟顺、沈周、黄其昌、戴进、王翚、王原祁、任伯年、吴昌硕、黄宾虹、齐白石、林风眠、傅抱石、陆俨少同样留下了诸多彪炳千秋的大手笔。

  近日参观洛杉矶盖蒂艺术中心,七个展馆陈列了世界从古至今的大量艺术品,其中欧洲古典宗教绘画和文艺复兴时期绘画有不少堪称经典大手笔,让人难忘。可不同肤色的人,走近凡高的《鸢尾花》、莫奈的《干草垛》《教堂》、高更的《塔希堤风景》前,都屏声静气地一看再看,流连忘返,那才叫艺术的魅力。一丛紫花,一个草垛,教堂一隅,林边陋屋,皆为大手笔的经典,形神趣境这四个字,放之四海皆准呢。

  有人曾拿徐渭与凡高作比较分析,徐渭、八大、石涛与凡高、莫奈、高更等,各各不同在他们那个时代陷于抑郁、压抑、孤愤,迸发出心灵的火花,留下诸多脍炙人口的大手笔经典作品,让世人为人类智慧而骄傲。怎么我们有的人,竟硬要拿“疯子”、“孤愤者”的病理缺陷做人格文章,要人们敬而远之?难道我们看见青藤、八大那些惊世骇俗的杰作,不是像读凡高、莫奈一样砰然心动吗?“和为贵”是对社会环境和人际关系的一种期待。对社会的不和谐和人际关系的不和谐,知识分子不能做犬儒主义者,画家作为知识分子亦应该揭露并抨击之。这是知识分子应有的良知和责任。孤愤者的呐喊和心声,也是一种时代的声音,也是对社会和谐的一种贡献。青藤抛向野藤中的明珠,八大的白眼向鸡虫的鸟儿,广受世人青睐,难道不是同凡高的向日葵、鸢尾花,莫奈的干草垛、教堂一隅一样的旷世杰作吗?难道不是那个时代堪与沈周、仇英、四王比肩而画风相异的绘事道另一翼?他们的大手笔,才是那个时代绘画精神深度的典范!我们应当给予极大的尊重,而不是轻之蔑之误导世人避开瘟疫一般远离之。

  “吴昌硕风漫画坛,中国画荒谬绝伦!”“家家白石,户户昌硕”,我以为不是吴昌硕、齐白石的错,更不是所谓“书写性绘画”的错,也并非将中国画这个“高雅艺术”降格为“人人可以参与的通俗艺术”。卢浮宫、盖蒂艺术中心,也有大批成人少儿在现场临摹名画,临凡高、莫奈、高更、马蒂斯的人也很多。那里没有人认为这样做,就是将这些大师的高雅艺术降格为通俗艺术了,更没有人“痛心疾首”地号召人们远离凡高、莫奈、高更这些“疯子”、“孤愤者”,单单去取法膜拜古典宗教绘画。经典走向民间,成为大众摹写学习的楷模,就像幼儿临帖选颜柳欧一样正常。至于画工画院体画行家画因为时间久远,我非常赞同多加提倡,让人们识见其中许多难得一见的大手笔大制作经典,这也很正常。至于有些老者昏昏然以为临摹上一年半载传世名作,便以“白石再传”、“昌硕嫡授”、“大千再世”自居,这才叫“荒谬绝伦”。因为他是以玩票冒充名角。

  论者将“绘画性绘画”和“书写性绘画”绝然分离,且归纳出所谓各自的笔墨传统,认为“书写性绘画”是非本法的畸变,更是十分牵强附会。两者的笔墨在根本上是相通的,都是线条的艺术,粗细短长,枯湿浓淡,疏密劲柔,横竖撇捺,点挑折钩,利家行家都在用,只是各有法门手段讲究。至于后人归纳出的某某皴某某点,屋漏痕,折钗股,印印泥之类的课徒法,古代画工,现代西画,也都同样有纯技巧性的启蒙手法,而文人画大家又何曾以此来标榜其书写性?吴昌硕、齐白石的书写性,来自古篆隶草书的笔法,而非这些笔墨程式。文人画也是绘形的,只不过与画工画院体画不同,强调的是以形写神,写气重神罢了。

  院体画一脉其实五四以来并未香火断绝,依然得到传承和发展。以徐悲鸿、蒋兆和、张大千、陈少梅、李可染、于非誾、吴湖帆、谢稚柳为代表的现代院体画,默默耕耘,多有建树。现代院体画除参以西法强化绘形能力已卓然有成之外,似乎还应继承敦煌龟兹壁画吸取键陀罗、吐火罗、古希腊、古罗马等文明绘画菁华的开放心态,使之形神兼备更具千姿百态。而现代文人画面临的形势相对更加严峻,偏差出现在“遗形写神”的提出而非所谓的书写性问题。宋代元代文人画形神趣境都是到位而又有讲究的,因此一成熟便能跃上高峰。文人画并非中国绘画传统的畴变,而是开辟了中国画传统的另一新途。新院体画新文人画的真正问题是外在形式花样太多,亟待解决元神归位的问题。也就是应当回到中国绘事道本根上来,在形神趣境上追本溯源,尤其是在当今最为欠缺神韵和境界上痛下苦工夫,真正做到写意重神,以境畅神。

  传统是不能随意割裂拿来当头痛医头痛脚痛医脚痛的裹伤布的,传统中早有定评的大师巨匠是民族的艺术骄子,更不可随意贴上疯子癫狂标签随意糟鄙。探索中国画发展的道路,还是要正视并尊重院体画文人画这对双壁的整体传统,脚踏实地向前拓进。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杜为政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